那山·那雪·那童年

文章来源:365bet体育在线滚球 发布时间:2016年01月29日 点击数:
 

1520班 孙治宇

在童年的零星记忆里,总是能捕捉到那优美的白色身影……

谢道韫说:“未若柳絮因风起。”但是,我认为,雪是那虚无缥缈的精灵。

我的童年,大多是在四面环山的小镇里度过的。

那是个冰冷的冬天,那个小城镇,迎来了一场难忘的大雪——天上,半空,地上,一片白茫茫。还记得我慈爱的祖母对我说:“娃儿啊,瑞雪兆丰年咧,快出去玩玩吧。”于是,少不经事的我,走出了门,无忧无虑地投进了那白色的世界.......

连绵的山们,仿佛穿上了洁白的婚纱,微微露出点儿她们的肌肤,静静地伫立在大雪之中,好像在等待着什么。大家,也披上了洁白的大衣,在雪中嬉戏打闹,放任无羁。

现在想来,那时无忧无虑的我,远比现在要好得多....

今天,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,迎来了一场雪,同样的,还是那洁白无瑕的优雅,回忆起来,却总是感觉少了什么。

幼时的放纵,就像这雪,似漫天飞舞,无忧无虑,洁白无暇。不曾沾着一点灰烬,却又狡猾,叫你想抓住他们,却又抓不住他们。

今日的凝实,就像那青黑的山,默默地,千年不动,静静地伫立在雪里。也许山们的信念,也就在这千万年中凝结了,在这千万年里,始终不变。

对的,那洁白无暇的身影,不知承载了多少幼时的放纵,那青黑不动的高大身躯,却也不知凝实了多少如今的沉稳,承受了多少如潮般的思念......

我的雪,我的那白色优美身影去了,我的童年也去了。我的现如今,却化成了青黑的山,这青黑的山,是由那洁白的雪凝成的啊!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